會員隨筆

當前位置/ 首頁/ 精神家園/會員隨筆/ 正文

潸然淚下憶馮喆

潸然淚下憶馮喆
                                                                          蕭 述

       昨天我看到《馮喆───一位"性格演員“的非正常隕落》一文,不禁悲從中來,潸然淚下!半個多世紀以來我與馮喆這位天才電影明星的交往一點一滴涌上心頭,對往事的無盡回憶使我夜不能寐……
       1960年夏天,我在上海海燕電影制片廠任導演的姐夫張波和任編輯的大姐蕭惠琴雙雙調到新組建的峨眉電影片廠。當時正在武漢讀完高二的17歲的我,因生活和學習費用由大姐負擔,心血來潮,跟隨他們一起來到饑荒嚴重的天府之國,轉學到了成都四中(今石室中學)的高三住讀。每到周末,我就回峨影姐姐家。
       當時姐姐一家住在廠里唯一的"高知樓"的一樓,差不多同時馮喆也從上海調進了峨影,住在同一單元的三樓。一天,姐姐向我介紹了馮喆。他一米八的大個子,身材魁梧,不到四十歲,微黑的臉,五官端正俊俏,顯得風流倜儻,玉樹臨風。這位站在我面前的就是電影《羊城暗哨》男主角王煉的主演(該片當時風靡全國,并在捷克的國際電影節獲獎并被翻譯成五國語言在全球播放)、贏得全國觀眾喜愛的電影明星!他待人熱情,一點架子都沒有。
\
       以后,一到周末,我就到他家去玩。他妻子張光茹是川劇演員,住城里劇團,不常回來,家里經常就馮喆一人。記得有一次我在春熙路(相當于上海南京路)附近,迎面踫上騎著當時非常時髦的英國產鳳頭自行車的馮喆,他當即邀請我去有名的耀華餐廳喝咖啡吃點心。有時,我和馮喆還有施湘飛(1961年夏天由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畢業分配來峨影,后與同班同學、著名攝影家楊恩璞結婚)等人去我就讀的成都大學(現西南財大)游泳,或在峨影舞廳里跳舞有時馮喆要去廣播電臺播革命小說,事先約我去他家聽他朗誦,為他記時間并挑毛病。有一次,我與他坐在峨影小放映室觀看他主演的《沙漠追匪記》,他演班長,牛犇演戰士,馮喆邊看邊對我講述當年拍此片時的艱辛。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1963年的峨影廠新年晚會上馮喆與我姐夫張波登臺表演,互相PK騎馬的動作,贏得大家的掌聲,至今我還保存著他倆表演的照片。
\
       那幾年,馮喆還先后主演了電影古裝劇《桃花扇》和長征影片《金沙江畔》。他從西影拍完《桃花扇》回來后,還送我兩張照片:一是他的標準照,一是他飾男主角侯朝宗與王丹鳳演李香君的劇照。可惜的是文革初期北京掃四舊時,心里害怕,把兩張照片都燒了!
\
       1965年夏,我從大學畢業分配到北京經濟學院任助教,臨行前與馮喆依依惜別。過了一年,開始了文化大革命這場浩劫,無數老革命家、科學家、知識分子、演員等慘遭迫害,多少人被打死或自殺,馮喆也在劫難逃:他匆匆告別當時借調工作的珠影返回峨影。然而等待他的是鋪天蓋地的大字報,戴上了"夏衍黑線人物"、"文藝黑線的黑干將“、”特嫌分子“的大帽子,多次遭到圍攻和批斗;他解放前參加黨的"左翼"文化運動領導的"同茂劇團"的演出,還有在香港的拍電影經歷,本是他一生引以為榮的事情,此時都是非顫倒變成莫須有的罪名。他百思不得其解,極力申訴,得到的是一次比一次更厲害的批斗。廠內的造反派和社會上的紅衛兵將他放在卡車上,迫使他搖著一把繪有桃花的扇子游街示眾,甚至將他裝進麻袋里毒打……我后來聽成都菊樂公司董事長童恩文說,文革期間,馮喆曾一人偷偷去財大找童母要十塊錢買香煙。
       使我終生難忘的是1968年8月,我由北京來成都結婚,楊恩璞幾乎也同時從北京來成都結婚。記得有一天中午在峨影廠食堂,我們拿著碗排隊打飯,忽然發現馮喆身穿勞動服站在我們那一隊的前面買飯,他買完飯菜,扭頭往回走時突然發現了我們,三人六目相對幾秒鐘,在眾目睽睽之下,可憐的馮喆三步一回頭望著我們,慢慢遠去!我至今還恨自己的懦弱,為什么不敢與他講幾句話呢?這也是我們最后的一次見面。
       又過了一年,在召開中共九大的頭一天,馮喆在大邑劉文彩莊園省文藝界學習班被關押時上吊自殺(也有人說是他殺)身亡,至今也未破案。
       嗚呼,馮喆,你以四十八歲之英年早逝,假若你能挺過來,我相信你這位天才演員會創造多少令人振奮的角色!《南征北戰》的高營長、《羊城暗哨》的偵察員王煉、《鐵道游擊隊》的政委李正、《沙漠追匪記》的班長、《桃花扇》的侯朝宗、《金沙江畔》的指導員……他們都一一向我們走過來了!
       馮喆,我的好兄長,你在天堂好嗎??我和千百萬你的影迷、粉絲,永遠懷念你!
       馮喆,再過幾天就是6月2號,正是你離奇棄世的46周年忌日!在你身后的1995年,在紀念世界電影誕辰100周年、中國電影誕生90周年之際,你被國家文化部列為126名《中華影星》之一;2005年,你被評選為“中國電影百年百星”之一。這些遲來的榮譽能告慰你的在天之靈嗎?
      安息吧,馮喆!



二O一五年五月廿八日凌晨五時半完稿
 

 
相關熱詞搜索:

微信訂閱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通訊錄”,點擊右上角的 “添加” 搜號碼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眾號 人生網 即可。
福州同城网